• 造纸厂调价尚未波及终端销售 2018-03-27
  • 三河交警加强102国道夜间大货车治理力度 2018-03-27
  • 凡夫无敌 贞子 言情小说 豆豆小说阅读网 2018-03-27
  • 天府新区成都管委会 40条扶持政策鼓励发展新经济业态 2018-03-27
  • 两支政治力量达成交易意议会选出两院议长 2018-03-27
  • 辽宁舰低速通过台湾海峡 台军出动军舰战机跟随监控 2018-03-27
  • 中新网湖北 湖北新闻网 国内首批达国六B标准发动机在神龙公司下线 2018-03-27
  • 《嫁给男友的哥哥》有声小说 全集,播音:佚名,嫁给男友的哥哥全集 2018-03-27
  • 北京中医药大学枣庄医院名医专家到微山义诊 2018-03-27
  • 未来十天全国天气:西南地区降水偏多 全国大部气温明显偏高 2018-03-27
  • 冬奥会的“冰山效应”(冰雪观察) 2018-03-27
  • 100平米三居室热门案例 现代简约全包15万! 2018-03-27
  • 艾滋病传播的途径最多是性方式年龄趋小化 2018-03-27
  • 《光明日报》:把握深刻内涵 增强自信自觉 2018-03-27
  • 380平米别墅热门案例 中式半包18万! 2018-03-27
  •   公告:pc站与wap用户数据已同步!
    手机站:m.www.businessie.com.cn
    小说排行榜: 总收藏榜 | 完本排行榜 | 最新入库 | 最新更新 | 今日人气小说 | 本月排行 | 完本小说 | 穿越小说完结版 | 都市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排行榜 | 历史小说推荐
    北京PK10代理 > 都市小说 > 天九王 > 正文 不信天上掉馅饼

    第428章 我去带她回来

    面对凌天的排斥态度,山诺锦杉却显得不以为意,这位河马将军最近可以说是正值春风得意之际,查克老皇帝即将驾崩,皇族后辈之中没几个人才,自己那个当皇后的妹妹也膝下无子,皇室大权除了落入他手中之外,没有第二个选择。

    换做以前,河马将军看到凌天自然连大气都不敢出,可现在他俨然已经成为查克帝国实际掌权者,两人地位平等,也就失去了很多畏惧。

    这也是人类千万年遗传下来的通病之一。

    一朝大权在握,便容易得意忘形,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

    比如此时此刻的山诺锦杉。

    河马将军闷哼一声,说道:“各位,还有什么会议比剿灭那群修狗余孽更重要么,你们现在还不出兵,到底打算等到什么时候?”

    司马轻候面色一冷,毫不客气地说道:“山诺,什么时候出兵,我们联合作战部自然有计划,用不着你在这里指手画脚,没什么事情就请你离开吧?!?

    “我凭什么离开?”

    河马将军非但没有出去,反而拉过一张椅子大咧咧坐了下来,笑道:“我也是阿约联盟的一份子,也是联合部队统帅之一,难道连发言的资格都没有?”

    ?;⒘⒖汤淅溧托Φ溃骸耙皇俏颐羌笆备系?,你这个统帅只怕早就变成一具尸体了吧?!?

    “你特么……”

    山诺锦杉猛然站起身来,小山一样的肥肉剧烈颤抖了几下,看起来蔚为壮观。

    ?;⒄饩浠翱梢运嫡么恋搅怂娜砝?,之前查克帝国被修真大军打得落花流水,差一步就直接推进到了首都星,这是不争的事实。

    可在河马将军眼中,?;⑺淙皇歉鍪盗η看蟮幕蛘绞?,实际地位却远不如他,就连维西皇帝也不一定敢对自己这般冷嘲热讽,一个小小的大头兵居然如此放肆,实在是岂有此理。

    会议室内这二十人,除了凌天是阿托斯帝国皇帝,司马轻候被维西帝国封为上将之外,其余人其实在军中并没有什么具体职位,当然了,因他们的实力和使命,也压根不在乎那些东西。

    可山诺锦杉不这么认为,这家伙完全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权利崇拜者,却忘了在很多时候,力量也是一种权利的体现。

    ?;⒗溲劭醋排宄宓暮勇斫?,只要他敢继续挑衅,自己不介意一巴掌拍碎那颗肥肥的肉脑袋,管它娘的什么大局为重,救不回桑德玲娜,他哪有脸去见张天九。

    “你给我坐下!”

    凌天终于重重一拍桌子,冷厉的眼神狠狠扫了山诺锦杉一下,沉声道:“给你一分钟时间,说完你想说的话,马上滚出去?!?

    凌天这个举动,其实无形中救回了河马将军一条小命。

    按?;⒄饧一锏钠⑵?,绝对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查克帝国的最高三军统帅一拳打死。

    可惜胖子将军似乎并不领情,虽然一脸不甘情愿地坐了回去,脸色却铁青得犹如一块涂了油漆的钢板,他拿出一直夹在腋下的那份文件挥舞了几下,说道:“这是多国领导人签名的联合请愿书,命……催促你们尽快发动总攻,不要被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耽误战机?!?

    大概是感受到了会议室房间内那股浓烈的杀气,山诺锦杉话到嘴边,又把“命令”两个字改成了催促。

    虽然阿约联盟极大多数国家都同意了暂停进攻,但经过山诺锦杉的不懈努力,终于还是说动了十来个名不见经传的偏远小国,跟他一起签署了这样一份“联合请愿书”,意图用它来迫使联合部队就烦。

    其实,这十来个签名国家,总共投入的兵力加起来都没超过一万人,属于彻头彻尾的打酱油角色。

    凌天阴沉着脸,一把从山诺锦杉手中夺过文件瞟了一眼之后,就随意丢到了一边,冷冷道:“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河马将军依然不肯起身,肥大的手指敲击着桌面,哼道:“总得给大家一个交代吧?”

    他之所以敢借着这样一份毫无约束力可言的文件,明目张胆地进行挑衅,还有另外一层原因。

    桑德玲娜被神级修士俘虏这件事,并没有被公之于众,只是限于在军中高层知晓,普通民众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从媒体的公开报道中了解到,科技文明军队取得了一场重大胜利,而付出的代价却很小。

    一名屠杀者基因战士,被修士活捉带走成为了战俘,这件事一旦公开,对军心将会产生极大的动摇,从而打破屠杀者不败神话的传说。

    凌天等人正是基于这个理由,才一致同意选择了保密。

    没想到却反而给山诺锦杉这样的小人留下了可乘之机,如果现在选择公开的话,除了会降低士气之外,连军队的公信力也会受到影响。

    不得不说,河马将军果然是个深谙政治斗争的老手,轻而易举就把二十位连神级修士都忌惮三分的屠杀者基因战士拿捏在手心,至少他自己认为是这样。

    在这样的关键时刻,人类文明团结一致比任何时期都重要,很多事情都不能轻易撕破脸皮,否则的话,山诺锦彬早就被丢出会议室了。

    “我刚才已经说过,知道了?!?

    凌天脸上神色看不出一丝波动,手背上凸起的青筋却暴露了他的情绪。

    此时此刻,他很想杀人。

    但身为多国联合部队的最高指挥官,他现在绝对不能做出任何出格的举动,否则军队凝聚力第一时间就会瓦解。

    这个时候,凌天突然开始有些想念张天九。

    如果那个光头佬在的话,或许形势就完全不一样了吧。

    像山诺锦杉这样的小人,在“恶人”张九爷面前,估计连个屁都不敢放。

    “他说知道了,你没听清楚么,山诺将军?”

    一个非常淡定的声音,毫无征兆在会议室中响起,却不属于其中任何一个人。

    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在场所有人都变成了石雕。

    山诺锦杉猛然抬起头,油腻的脸上已经是满头大汗,眼中充满了震惊、恐惧、不可思议的情绪。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议室里多了一个光头佬,正坐在房间角落里,默默地抽着雪茄,好像他从未离开过一样。

    “老……老,老大!”

    “教官!”

    “死鬼……是你!”

    司马轻候、?;?、魏安东、卡洛琳等人欣喜若狂,嘴巴张得足以塞进去好几只榴莲,本来想站起来冲过去一把抱住张天九,却发现自己两条腿根本不听使唤了。

    凌天冷漠的脸上,终于露出一抹轻松的笑容。

    只要这家伙在,天底下就没有他解决不了的难题。

    其余十几名屠杀者基因战士,并没有跟张天九有过太多接触,但眼中的激动和崇敬之色却丝毫不比任何人少。

    这十多年来,在媒体的渲染之下,张天九早就成为了一个神话般的人物。

    是他凭借一己之力,让科技文明提前走完了未来一两百年内,才有可能走完的道路,达到今天的成就。

    更令人震惊的是,此刻张天九坐在那里,整个人就如同一片汪洋大海,深不可测。

    虽然没有刻意散发出任何强大气息,却给人一种非常奇特的感觉,好像他就是一颗光芒万丈的太阳,连多看片刻都会被灼伤眼睛。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虽然十年不见,张天九并没有急着跟众人叙旧,他从媒体的战场报道中嗅到了一丝不详的预感,因此才马不停蹄赶到了查克帝国,打算问个究竟。

    张九爷如今虽然修为通天,但毕竟没有天道宗宗主诸葛经略那样的推演能力,无法未卜先知,很多事情还是要从大家的口中寻求答案。

    司马轻候立刻站起来,快速将前因后果讲述了一遍。

    “你是说,一个神级修士抓走了玲娜,然后就不知所踪了?”

    张天九平静的面孔中,突然凸显出一抹淡淡的杀气,也不见他有任何动作,会议室内的气温瞬间就降至零度以下。

    这并未幻觉,而是真正发生的一幕,因为金属座椅上立刻结起了一层寒冰。

    按道理说,在场的二十位屠杀者基因战士,根本不会在意任何可怕的低温环境,现在却都无一例外面色苍白,呼吸急促。

    这种寒冷,仿佛能够直接侵入到他们的神魂深处,根本无法抵御。

    至于山诺锦杉,那一身厚厚的脂肪更是毫无用处,全身上下如同筛糠一样剧烈颤抖起来,就差没有当场休克。

    “你们暂时按兵不动,直到我把她带回来为止,听明白了么?”

    张天九的声音听似平缓,却透出一股不容人拒绝的威严,山诺锦杉伸出手,偷偷摸摸想把那份签名文件藏起来,却被一道冰冷淡漠的目光阻止了动作。

    “你的脑袋暂时先留在脖子上,等我回来,再一并算账?!?

    张天九一抬手,将文件一把抓起,记下了上面的那些名字,随后手腕一抖,将其化作了尘埃。

    之前发生在会议室的一幕,他看得一清二楚。

    证据对他来说,根本不重要,他只需要知道是哪些人所为就够了。

    “老大,我觉得……她很可能被带到神河去了?!?

    司马轻候犹豫了很久,终于还是说出了他心里的猜测。

    这两天为了寻找桑德玲娜的踪迹,军方以查探敌情为由,几乎动用了所有手段,天空深处那上万颗量子卫星一刻不停,差不多把数百光年以内的宇宙空间扫描完毕,连修真界四大圣域都没放过,却始终没有发现任何迹象。

    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

    桑德玲娜被那位神级修士带回了神河。

    “神河”这个词,科技文明如今早就不再陌生,可神河上面到底有什么,大家却一无所知,那是科技文明也暂时无法企及的高度。

    张天九如果想要救人,那就必须去神河。

    问题是到现在为止,没有人知道神河究竟在哪里,又该如何抵达,更别提对付神河内那些恐怖的修真强者了。

    张天九面色没有一丝动容,只是淡淡说道:“如果她在那里,我会带她回来?!?

    他没有去解释,这些年自己就是在神河上渡过了五千九百多年的漫长时光,也不知道那个神级修士为什么要抓走桑德玲娜,只需要确定一点就足够。

    不管是谁带走了桑德玲娜,他都死定了。

    “等我回来?!?

    张天九不再啰嗦,直接一步迈出,虚空中顿时传来一阵轰隆巨响,身形消失在会议室中。

    神河的时间流逝速度跟现实世界有着天壤之别,一天就相当于将近两年,他不敢有丝毫耽误。

    短短几秒之后,张天九就出现在一个陌生的星域,但并非神河,而是某个银河系边缘。

    这里,正是修士大军败退之后,选择的临时驻扎点。

    张天九虽然不清楚那个抓走桑德玲娜的神级修士究竟是什么来头,但不代表他没办法查出那人的身份。

    几十颗星球被灵力大阵连成一片,固若金汤。

    这是四大圣域一百余家宗门联合布置的结界,即便是重型星际航母也难以在短时间内攻破这道壁垒。

    张天九冷哼一声,蓦然抬起手朝着虚空一抓。

    一块直径长达五十多公里,重达千万吨的陨石碎片,被他轻而易举摄在了掌中。

    下一刻,星空爆发出一道震天巨响。

    巨大的陨石化作一颗熊熊燃烧的流星,划破天际朝着灵力大阵呼啸而去。

    远远看去,就好像一柄火焰组成的利剑正在劈开一个膨胀到了极致的气球。

    大阵深处,几十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正围绕着阵眼盘膝而坐,一刻不停将磅礴的灵力注入其中。

    他们都是前天那场大战之后,侥幸逃脱的高阶圣王强者,从原来的两百余人,锐减到了如今四十多人。

    那一战,修士大军彻底成了惊弓之鸟,如果不是最后关头,那两位神级修士出手干预,将科技文明二十一个屠杀者困入阵法之中,搞不好就要全军覆没了。

    大军之所以还没有撤回四大圣域,也是因为神河的缘故。

    只要神河派下的强者还在,科技文明就绝对不可能反败为胜,就算他们能够对抗得了两位中阶天神又如何,如果再多来几位呢?

    只是前天大战结束后,其中一位天神修士不知为何匆匆返回了神河,只留下那位吕子棋前辈坐镇,而且看来心情还很不好,众人即便心中再有疑虑,也不敢去询问。

    神灵的隐私,他们这些蝼蚁晚辈又有什么资格打探。

    只能在增援到来之前,老老实实安营扎寨,确保不被科技文明军队突破自己的防线。

    事先大概谁也没有想到过,短短两天之内,攻守双方的形势就完全掉转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