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造纸厂调价尚未波及终端销售 2018-03-27
  • 三河交警加强102国道夜间大货车治理力度 2018-03-27
  • 凡夫无敌 贞子 言情小说 豆豆小说阅读网 2018-03-27
  • 天府新区成都管委会 40条扶持政策鼓励发展新经济业态 2018-03-27
  • 两支政治力量达成交易意议会选出两院议长 2018-03-27
  • 辽宁舰低速通过台湾海峡 台军出动军舰战机跟随监控 2018-03-27
  • 中新网湖北 湖北新闻网 国内首批达国六B标准发动机在神龙公司下线 2018-03-27
  • 《嫁给男友的哥哥》有声小说 全集,播音:佚名,嫁给男友的哥哥全集 2018-03-27
  • 北京中医药大学枣庄医院名医专家到微山义诊 2018-03-27
  • 未来十天全国天气:西南地区降水偏多 全国大部气温明显偏高 2018-03-27
  • 冬奥会的“冰山效应”(冰雪观察) 2018-03-27
  • 100平米三居室热门案例 现代简约全包15万! 2018-03-27
  • 艾滋病传播的途径最多是性方式年龄趋小化 2018-03-27
  • 《光明日报》:把握深刻内涵 增强自信自觉 2018-03-27
  • 380平米别墅热门案例 中式半包18万! 2018-03-27
  •   公告:pc站与wap用户数据已同步!
    手机站:m.www.businessie.com.cn
    小说排行榜: 总收藏榜 | 完本排行榜 | 最新入库 | 最新更新 | 今日人气小说 | 本月排行 | 完本小说 | 穿越小说完结版 | 都市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排行榜 | 历史小说推荐

    124第 124 章

    此为防盗章!码字不易, 敬请支持正版!

    景泰帝纵是知道他儿子的脾性,心里有了个提防, 也给噎的说不出话来。苏凤竹则整个人都愣住了,心里一阵冷一阵热的。

    “说的是说的是,大侄儿这话说的好!是个男儿便该如此!”乐太后强忍着笑,挥着帕子道:“时候也不早了, 陛下, 咱们这便登车走吧!”

    景泰帝无法, 偷偷跟陈夫人使个眼色。陈夫人明白他意思, 向他微微点头。

    周玄美滋滋扶了苏凤竹上车。两个弟弟则被赶到另一辆车上,这样就没人打扰他们了。

    “媳妇儿你别把刚才我爹的话放在心上。有我在, 万不会让你受委屈?!鄙狭顺邓钟胨辗镏竦?。

    苏凤竹看着他明亮漆黑的眼眸,莫名一阵心虚别开了头。

    周玄只以为苏凤竹朕委屈难受了,赶忙搂住她,把脸凑她面前:“媳妇儿没事了啊, 媳妇儿你相信我,什么事儿有我呢。媳妇儿你笑一笑啊, 媳妇儿你说话, 别把事儿存在心里......媳妇儿,好媳妇儿......”

    苏凤竹被他缠的没办法, 只好扭过头?!澳?.....”她张了张嘴, 迟疑了下, 最终只道:“妾无事。谢殿下垂怜?!?

    “又跟我生分上了, 还叫无事?”周玄捧住她的脸, 大大的掌心厚实又温暖:“你相信我,什么事儿都有我在?!?

    苏凤竹不知和他说什么好,顾左右而言他:“殿下你看,出宫了呢。这永宁街是京城最繁华热闹所在,殿下可曾游玩过?”

    “不曾?!敝苄溃骸案娜瘴颐且黄鹄从瓮??!?

    又是逃离好时机。苏凤竹心里如此想着,可嘴上却不由自主地道:“妾来过很多次了,殿下带小殿下们来吧?!?

    周玄叹口气:“原本觉着养着这么多弟妹,每天都是热热闹闹的,做什么都有意思??上衷?,有了你以后,就觉着一时见不着你心里就空落落的,什么好玩的事情都褪了颜色,身边有再多的人也觉着孤单?!?

    啊......他真是大字不识一个的村夫莽汉?如何说出来的话,让她心神大震?苏凤竹目光闪烁,惊疑不定地看着他。

    周玄看她这样,便笑了?!跋备径?,我要和你一起?!彼桓鲂鼙?,苏凤竹上下左右都是他。

    便在此时车子突然停下了?!捌糍鞯钕?,”外面传来宫人的声音:“陈夫人突不适,陛下请苏夫人过去照料?!?

    苏凤竹正不知如何面对周玄,听了这话正中下怀?!俺路蛉瞬皇?,妾合该过去侍奉?!彼底?,推开周玄下车。

    周玄忙抢在她前边下了车,一把把她抱了下去。示意那来请人的女官:“陈夫人车驾何在?带路?!?

    女官看他这架势,是要把人亲自护送过去的样子,心中暗暗叫苦。陈夫人的计谋原是借这由头把人骗出来,然后塞进个小车送回宫里。等到了威武侯府,周玄便是现人不见了,也无奈何。谁料周玄竟是片刻不离苏凤竹。

    女官无法,只好引导两人至陈夫人车架前?!拔艺馐抢厦×?,不是什么大事儿,忍一会儿也就过去了。惊动你们过来,我心中委实过意不去?!背路蛉俗俺龈鲇衅蘖Φ纳?,隔着车帘与他们道。

    “夫人是长辈,我等小辈儿伺候夫人,原是应当应分的?!敝苄底?,把苏凤竹扶上车。自己向旁边骑马护卫的侍卫招招手:“兄弟你载我一程如何?”

    “小人不敢?!蹦侨嗣ο侣戆崖砣酶酥苄?。周玄便控马紧跟在陈夫人车子旁。

    车队再次起行?!按蟮钕抡嬲嫣逄胛?,你是个有福气的?!背路蛉擞胨辗镏竦?。

    苏凤竹含笑不语?!罢獾雀F刹皇撬寄苡械?,你可要抓紧了?!背路蛉擞值溃骸扒心萌烁懒巳??!?

    陈夫人心里小九九打的响亮:周玄有宠没势力,自己有势力无子。自己与周玄结盟,岂不是完美无缺、牢不可破?而要结成这个同盟,陈夫人思来想去,没有比把亲女顾圆儿嫁给周玄更好更的法子了。如此一来,自己不必说凤位手到擒来,便是更长远的荣华富贵也可谋划了。

    既有此打算,陈夫人自然不希望周玄相看上王鱼。景泰帝命她分离苏凤竹与周玄,她不敢不依。但是心底下她巴不得苏凤竹霸着周玄,她知道王鱼那姑娘,她自视甚高,又是将门虎女给娇宠惯了,绝不会容下未来夫婿身边有别的女人的。

    至于苏凤竹,陈夫人则根本没放在眼里。一个前朝公主能成什么势!

    跪坐在陈夫人身边、正在为她揉太阳穴的顾圆儿,哪里知道她娘心中这百转千回。见她娘殷殷关切苏凤竹,她心里不舒服了:娘这整天就知道着紧外人,如何就不知道着紧着紧她亲生闺女!

    她眼前不由得又浮现起,刚刚离宫之时,豫王郑律策马而行的英俊又潇洒的身姿......这身姿,刻在她心里,已经不是一年两年了......

    武威侯寿宴并非设在京城中的武威侯府,而是在京城外的别苑里。等到了苏凤竹心中暗哂:真真是巧,这个望山别苑,在旧朝的时候正是属于她的呢。

    帝辇在最前边。陈夫人这边车驾还没停稳,景泰帝就派了人来,把周玄拉他身边?!凹亲抛蛱斓嫠吣愕?,不会说话不要怕,一切看爹的指示就是了?!本疤┑塾中∩V鲋苄槐?。周玄从容点头,初入宫廷时畏手畏脚的模样已经不见了。到底是俄滴种。景泰帝心中欢喜。

    武威侯阖家和一概宾客早迎了出来?!霸勖堑苄?,不讲那些虚礼?!本疤┑鄞胖苄推渌首用?,跟众人寒暄着。

    “拜见陛下?!币桓龃胶斐莅?、甲胄在身的少年拜倒在景泰帝面前。景泰帝定睛一看,哈哈大笑:“这不是鱼儿吗?怎穿成这样?好看,好看!”

    说着拉身边的周玄:“玄儿,你看你王叔叔的这个公子如何?”

    “好,好,兄弟好?!敝苄乖谂ね匪墓耍撼路蛉艘丫戳?,在后边被侯府女眷围上了,可她身边不见自己媳妇儿???

    “哪里是兄弟好,是妹妹好!”景泰帝带头,众人哄笑起来。

    苏凤竹此时还在陈夫人车中。两个女官一左一右坐在她身边:“夫人就请安坐这里,不需出去?!?

    唔,到底小蛮牛斗不过老狐狸。苏凤竹想。车夫已经御车掉头,应该是要从侧门进入,停在别苑北边的马厩里。那边比较荒凉破败,应该防备松散些,苏凤竹琢磨着。

    突然车帘被一把掀起,露出笑的一脸甜甜的小少年?!吧┥┤绾位乖谡饫??还不快走?”周橙抓住苏凤竹胳膊就往下拉。

    “橙殿下!”女官们慌忙阻拦?!拔沂堑钕?,你们敢拦我?”周橙依旧甜甜地笑着,手上却一把把女官们推个倒仰他力气这样大!苏凤竹正惊讶着,已然被拉下了车子,一径向着人群中而去。

    “王鱼见过大殿下?!蹦潜呷巳褐型跤阏谙蛑苄欣??!坝愣馐浅ご罅?,跟叔叔生分了!”景泰帝佯怒道:“咱们还跟以前一样。你叫他哥哥便是!”

    “是,玄哥哥!”少女的声音清脆脆。

    “啊,啊,那什么,妹妹好,妹妹好?!? 周玄慌乱地摸着脑袋,模样看起来很是憨厚,又引的王鱼和众人哄笑起来。

    五大三粗、举止粗鲁,跟个大狗熊似的,还带着刚从地里钻出来的土味儿!王鱼面上笑的天真无邪,实则在挑剔地打量评价着周玄:这样的人,若不是有皇长子这个身份,自己是看他一眼都不愿的,更勿论嫁给他!王鱼心里顿时一阵委屈。

    “那什么,你且等等!”周玄突然分开众人,大步向外走去。众人顺着他去向一看,便看见了被周橙拉着急急行来的苏凤竹。虽是这般匆忙,然丝毫不损绝世风姿。风翩翩一吹,裙袂翻飞中勾勒出妖娆的身体曲线,顿时男人们眼睛都直了。

    众目睽睽下,周玄从周橙手里接过苏凤竹:“这半日跑哪儿去了,怎不早过来?”

    然后牵着她,施施然走到众人中间他刚才所在,笑容可掬对王鱼道:“这是我媳妇儿,来,妹子,也见过你嫂嫂?!?

    乐太后赶忙拿帕子捂嘴,陈卢二位夫人对视一眼,均看到了对方眼底的欢喜。而景泰帝,只觉着自己心口一口老血直往上冲。

    苏凤竹懒得理会她。她坐起来四下看看,周玄又不在了。难不成又去下厨房了?

    “殿下在外面打拳?!痹菩峭妻潘叽偎鹕恚骸案辖羧ニ藕蜃?!”

    外面院子里,光着膀子的周玄正在打一套民间常见的长拳。时已深秋,晨风甚是凌冽,他黢黑精干的胸膛上却净是汗珠。他原本就高大壮实,这脱了衣裳看更是壮实的骇人。苏凤竹便迟疑停顿了一下。

    “还不快劝殿下停下、着衣!”云星塞了巾帕到苏凤竹手里,一把把她推出门。

    不必苏凤竹劝,周玄看见了她来,赶紧停了下来,慌张抓了一边吴义拿着的衣服往身上捂,唯恐冒犯了她:“怎么起来了,怎不多睡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