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造纸厂调价尚未波及终端销售 2018-03-27
  • 三河交警加强102国道夜间大货车治理力度 2018-03-27
  • 凡夫无敌 贞子 言情小说 豆豆小说阅读网 2018-03-27
  • 天府新区成都管委会 40条扶持政策鼓励发展新经济业态 2018-03-27
  • 两支政治力量达成交易意议会选出两院议长 2018-03-27
  • 辽宁舰低速通过台湾海峡 台军出动军舰战机跟随监控 2018-03-27
  • 中新网湖北 湖北新闻网 国内首批达国六B标准发动机在神龙公司下线 2018-03-27
  • 《嫁给男友的哥哥》有声小说 全集,播音:佚名,嫁给男友的哥哥全集 2018-03-27
  • 北京中医药大学枣庄医院名医专家到微山义诊 2018-03-27
  • 未来十天全国天气:西南地区降水偏多 全国大部气温明显偏高 2018-03-27
  • 冬奥会的“冰山效应”(冰雪观察) 2018-03-27
  • 100平米三居室热门案例 现代简约全包15万! 2018-03-27
  • 艾滋病传播的途径最多是性方式年龄趋小化 2018-03-27
  • 《光明日报》:把握深刻内涵 增强自信自觉 2018-03-27
  • 380平米别墅热门案例 中式半包18万! 2018-03-27
  •   公告:pc站与wap用户数据已同步!
    手机站:m.www.businessie.com.cn
    小说排行榜: 总收藏榜 | 完本排行榜 | 最新入库 | 最新更新 | 今日人气小说 | 本月排行 | 完本小说 | 穿越小说完结版 | 都市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排行榜 | 历史小说推荐

    第十三章 鼠酒梅瓶

    只有白芷,已经对张扬给的惊喜免疫了,用一种崇拜的眼神,看着眼前的男神,眉梢眼角,全是笑意。

    “小兄弟?卖吗?”吴处长笑呵呵的看着张扬。

    张扬从他手里接过梅瓶,忽然之间,脑中灵光一闪,认出这是哪朝的瓷器了。

    他心里大为惊喜,笑道:“对不起,我不卖?!?

    吴处长一怔,摸了摸肥肥的下巴,眼中精光闪烁:“这样吧,我再给你添五千块钱,怎么样?”

    张扬转手卖瓶的差价,上升到了一万元!

    陈皮等人早就目瞪口呆,哈喇子都要流下来了!

    那个店老板,更是吃惊,下巴快掉到地上了!

    尼玛的!

    这梅瓶难道有什么古怪?

    走宝了不成?

    这学生,平白的捡了个宝贝?

    众人都以为,这一回,张扬总该出手了吧?

    谁料,张扬还是微微摇头:“不卖?!?

    “小兄弟,那你出个价吧!”吴处长瞪大了眼,双手负在背后,一脸霸气的说道。

    “多少钱都不卖!”张扬笑道,“吴处长,我想,你也看出来了吧?这个梅瓶,可不简单!”

    “呵呵,小兄弟,凡物都有价,你买下它,难道不是为了卖个差价吗?”吴处长料定张扬肯定会卖,只是价格没谈拢,说道,“你仅管开价!”

    “无价?!闭叛锏换馗?。

    吴处长皱了一下眉头,说道:“一口价,十万块!”

    旁边众人,耸然动容!

    十万??!

    可以买辆小汽车了吧?

    楚楚等人更是惊呼出声:“天哪,一个瓷器,十万块?张扬,你发财了啊?!?

    店老板的心都在滴血!

    一招不慎,就从眼前溜走了十万块钱!

    不对,他赚了六百块钱的手续费!可是,六百跟十万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

    这哪里跑来的逆天小子,白白捡到这么大的漏?

    问题是,这梅瓶到底有什么来历?

    店老板还是没看明白。

    “不卖?!闭叛锏ǖ谋砬?,让吴处长捉急,更让旁边的人捉急。

    “张扬,十万???你还不卖?你三万收的,卖了它,你可以买三只这样的瓶,还可以多赚一万呢!”陈皮轻轻碰了一下张扬胳膊。

    “十万块钱容易得,但一只这样的梅瓶,世上却不一定再有了?!闭叛锔攀种械拿菲?,像摸着一个珍宝。

    “???难道说,这梅瓶,还是绝版?”陈皮瞪眼问道。

    “不一定是绝版,但要再找出这样的梅瓶来,却是难上加难!”张扬说道。

    “小兄弟,这么说,你也看出来这只梅瓶的来历了?”吴处长微微动容,缓缓说道,“这可不是一般人能看得出来的!”

    “吴处长也看出来了?”张扬反问。

    “嗯!”吴处长对此瓶,似乎志在必得,又加价道,“既然如此,你说个价,如何?你也知道我是哪里的工作人员,我的信誉,你绝对可以放心?!?

    张扬轻轻摇头:“不卖?!?

    吴处长眉毛一扬:“三十万!怎么样?”

    天哪!

    三十万!

    可以买套房了!

    三万买的,这才几分钟?

    就直接翻了十倍!

    哪怕是买到牛股,你也没这么赚钱!

    店老板不只心在滴血,脸上也在滴血了,手都在轻轻颤抖!

    “三十万?”楚楚轻呼一声,掩住樱桃小嘴,美丽的双眼,圆圆大大的,看张扬的眼神里,闪着晶莹的光芒。

    张扬哈哈一笑:“吴处长,你也算得上很有诚心了。这种梅瓶的市场价,的确也在三十万左右。不过,对这只梅瓶来说,三十万,只能买到里面的酒,瓶子,是肯定买不到的?!?

    “里面的酒?你还想卖三十万?”店老板大呼道,“你想钱想疯了吧?你三万块钱收来的,三十万,你还不卖?”

    张扬淡淡的道:“识者如珍如宝,不识者分文不值?!?

    店老板不甘心的问道:“我看这瓶子,很像新货,自唐以降,各朝梅瓶,也从未见有如此款式者!难道不是仿品吗?”

    吴处长有心考考张扬,试试他是真的看出来了呢,还是故意抬价,便道:“小兄弟,你告诉他,这瓶子,为什么值钱?”

    张扬看他一眼,指着梅瓶,缓缓说道:“这梅瓶是金代的,虽然不是磁州官窑的上等货,但也具有很强的史学研究价值,金代的瓷器,一般都被人归为宋朝所有,存世的金代瓷器很少,在以前,古玩家们一直以为,金代压根就没有瓷器。建国以来,随着我国考古发现的不断深入,才渐渐找到了金代瓷器存在的证据。这款梅瓶,正是金代瓷器的款式。这上面的花纹,还有这胎质和釉色,以及包浆情况,都可以断代到金朝?!?

    吴处长惊讶的道:“小兄弟,看不出来啊,你小小年纪,居然也看得出这瓷器的来历?”

    店老板啊的一声,如坠冰窖。

    金代的瓷器,就这么从他手边溜走了!

    真是欲哭无泪。

    “那你说,这瓶中装的什么酒,能值那么多钱?”店老板颤声问道。

    张扬道:“我没猜错的话,这瓶里装的,应该是乳鼠药酒,瓶盖被拌有糯米浆的石灰膏严严实实地封住,又被深埋在地底下,所以这酒才可以保存八、九百年。千年的陈酿,自有嗜酒如命者愿意喝,也出得起三十万的价吧?”

    店老板倒吸一口凉气!

    “小兄弟,你的确赚到了,光是这瓶酒,三十万就花得不冤!”吴处长赞赏的竖起大拇指,“你说得很对,这种炮制酒的方法,有个学名,就叫乳鼠泡酒,早在千年之前就流行了,用的是刚出生的幼鼠,配以桂林产的三花酒,装在梅瓶里,封口深埋,年代越久越好,极为滋补?!?

    张扬心想,这个吴处长,眼力真高,要不是对方执意高价收购,张扬也不会这么快确定梅瓶的来历。

    “吴处长,你才是真正的个中高手!”张扬由衷的赞道。

    “呵呵,我是捡了个大便宜,不然,我也认不出来?!蔽獯ΤばΦ?,“前不久,金国某城遗址,发现贵族大墓,其中出土了一个梅瓶,和你这个,一模一样,里面装的,就是乳鼠药酒,当时开封之后,酒香浓洌,芬芳四溢,闻一下就醉倒了??!还有,那酒里的小幼鼠,居然还是刚刚放进去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