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造纸厂调价尚未波及终端销售 2018-03-27
  • 三河交警加强102国道夜间大货车治理力度 2018-03-27
  • 凡夫无敌 贞子 言情小说 豆豆小说阅读网 2018-03-27
  • 天府新区成都管委会 40条扶持政策鼓励发展新经济业态 2018-03-27
  • 两支政治力量达成交易意议会选出两院议长 2018-03-27
  • 辽宁舰低速通过台湾海峡 台军出动军舰战机跟随监控 2018-03-27
  • 中新网湖北 湖北新闻网 国内首批达国六B标准发动机在神龙公司下线 2018-03-27
  • 《嫁给男友的哥哥》有声小说 全集,播音:佚名,嫁给男友的哥哥全集 2018-03-27
  • 北京中医药大学枣庄医院名医专家到微山义诊 2018-03-27
  • 未来十天全国天气:西南地区降水偏多 全国大部气温明显偏高 2018-03-27
  • 冬奥会的“冰山效应”(冰雪观察) 2018-03-27
  • 100平米三居室热门案例 现代简约全包15万! 2018-03-27
  • 艾滋病传播的途径最多是性方式年龄趋小化 2018-03-27
  • 《光明日报》:把握深刻内涵 增强自信自觉 2018-03-27
  • 380平米别墅热门案例 中式半包18万! 2018-03-27
  •   公告:pc站与wap用户数据已同步!
    手机站:m.www.businessie.com.cn
    小说排行榜: 总收藏榜 | 完本排行榜 | 最新入库 | 最新更新 | 今日人气小说 | 本月排行 | 完本小说 | 穿越小说完结版 | 都市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排行榜 | 历史小说推荐
    北京PK10代理 > 都市小说 > 入仕 > 正文 寂寞一刀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这里真穷啊

    马小溪在副驾驶上坐着,几次欲言又止却又没有发声。他用余光瞄了下后座的段昱。段昱闭着眼睛却没有睡着,看来一定在想着事情。也真是难为他了,这么大的宣南市,作为当家的一把手,每天找他的人、该他决定的事都排成队了。

    这次段昱带自己到下面的高西县进行扶贫暗访工作,没有告诉任何人,市委办的人只知道段昱下去了,但具体去哪里去干什么都不知道。

    作为段昱的贴身秘书,能够得到段昱的信任,马小溪当然很高兴,但是他又隐隐有些担心,段昱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工作作风只怕很容易惹来非议,哪有市委书记下去调研就带两个人,而且连市委办都不知道具体行程的。

    而且马小溪知道段昱这次下来是暗访精准扶贫工作的问题,以他对段昱一贯行事作风来看,这次免不了又有人要倒霉了,到时候只怕又是一场风雨,现在市里的干部都在说段昱这位市委书记太“霸道”,要是段昱这次下来又“大开杀戒”,只怕又有人要说闲话了。

    这几年从中央到地方都很重视精准扶贫工作,每个单位都有对口扶贫对象和扶贫任务,还专门抽调干部下去蹲点,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

    应该说这个办法是好的,通过精准扶贫,一方面培养和锻炼了干部,让血浓于水的干群关系得以保持和升华,另一方面也让老百姓真真正正的享受到国家发展带来的红利,缩小贫富差距。

    但是效果却不怎么好,抽调下去扶贫蹲点的干部都是怨声载道,觉得是搞形式主义,甚至是单位负责人“整人”的手段,把他们发配下去吃苦,而被帮扶的贫困点也不卖账,觉得搞什么精准扶贫还不如多拨点扶贫款下来来得实惠。

    在这样的心态下,很多地方的精准扶贫工作都是表面上热闹,报上去的报告倒是写得很好看,但真正的效果其实不怎么样。

    按照宣南官场的惯例来讲,平时的下县察看扶贫工作都是要提前打招呼的,可是这次段昱既然是下来找问题的,自然是不可能通知任何人,轻车简从地来到了宣南仅剩的两个国家级贫困县之一的高西县。

    汽车行驶在高西县最偏远的乡镇旧为镇上。旧为镇是高西县人口第一大镇,按说既然是人口第一大镇,经济水平应该不至于太差,但是因为旧为镇地处偏远,交通不便,又没有什么特色资源,没有人愿意来投资,经济自然发展不起来,就连仅有的人口优势也因为当地的年轻人多出去打工,留下都是一些妇孺老人,让这里变得越发的落后。

    汽车的颠簸让马小溪差点儿把早饭都要吐出来了,他看了下后座的段昱,明显感觉到他的脸色也并不好看。是呀,别的地方都已经做到村村通公路,实现了水泥路替代了乡村土路的改造,经济水平好的地方甚至铺上了沥青混凝土路面,没想到这里连镇上都还是这种到处是坑的土路,看来这地方是真穷??!

    马小溪正想着,又一个颠簸过来,马小溪虽然系着安全带,头也不可避免的碰到了车顶,在头昏脑涨中立马感觉到一个包已经在头上鼓了起来。

    自己撞到没关系,这要把段昱给撞到就不好了,马小溪向司机小陈叮嘱道:“陈师傅,慢点儿开……”

    司机小陈苦笑着抱怨道:“我现在已经开的很慢了,一直三十码不到跑的,实在是路况太差了,我开了这么多年车了,还没见过这么差的路……”

    马小溪小心翼翼地望了一眼段昱,段昱并没有说话。只是在连续颠簸中已经睁开了眼睛,偏头望向车窗外沿路那些低矮破败的泥砖房,微微皱起了眉头。

    前面已经看到旧为镇的指路路标牌了,马小溪转过头去对段昱说道:“段书记,马上就到旧为镇了,咱们是不是联系一下镇上的负责人,要不然两眼一抹黑,也很难发现问题……”

    段昱点了点头,他是来暗访没错,但这可不是电视剧里拍皇帝微服私访记,走到哪里都能遇到事,如果没有基层的干部带路,他可能连方向都摸不到,所以他可以不通知高西县的领导班子,但是却不得不联系旧为镇的干部。

    马小溪自然是做足了功课的,立刻从随身的手提包里翻出一个电话通讯簿。找到了旧为镇镇党委书记的电话,在他手里的这个电话通讯簿里,上面从高西县县委书记直到下面镇里镇党委书记、镇长的电话一应而全。

    “是刘书记吗?我是市里扶贫办的,过来了解一下你们镇里的扶贫工作情况,你现在在办公室吗?我们马上就要到你们镇上了……”马小溪没有直接报自己的身份,否则只怕要被当成打诈骗电话的骗子了,哪有直辖市市委书记的秘书直接给镇党委书记打电话的。

    “哦,您好,您好,欢迎领导下来指导工作,我现在就在办公室,您大概什么时候到,我下来接您……”电话那头旧为镇的党委书记刘全星愣了一下,忙不迭地道。他倒也没怀疑马小溪的身份,现在市里比较重视扶贫工作,经常有扶贫办的工作人员下来,虽然县里没通知,想必来的不是什么大领导,但对于他这个偏远乡镇的党委书记来说,只要是从市里下来的都是领导,所以倒是不敢怠慢。

    当然刘全星也没太紧张,他好歹是个实职正科级干部,还是一把手,犯不着对市扶贫办下来的普通工作人员点头哈腰,所以他直到透过窗户看到一辆挂着市里牌照的越野车驶进镇政府大院,他才快步下楼迎了上去,不过当他看到从车里走出来的段昱时,眼睛却一下子瞪大,这人怎么这么眼熟???

    作为市委书记,段昱自然是少不了经常要在电视新闻里露面的,就算不看电视,市里日报的头版也经?;岢鱿侄侮诺恼掌?,所以别说刘全星是镇党委书记,就是普通老百姓,看着段昱的脸也会觉得眼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