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造纸厂调价尚未波及终端销售 2018-03-27
  • 三河交警加强102国道夜间大货车治理力度 2018-03-27
  • 凡夫无敌 贞子 言情小说 豆豆小说阅读网 2018-03-27
  • 天府新区成都管委会 40条扶持政策鼓励发展新经济业态 2018-03-27
  • 两支政治力量达成交易意议会选出两院议长 2018-03-27
  • 辽宁舰低速通过台湾海峡 台军出动军舰战机跟随监控 2018-03-27
  • 中新网湖北 湖北新闻网 国内首批达国六B标准发动机在神龙公司下线 2018-03-27
  • 《嫁给男友的哥哥》有声小说 全集,播音:佚名,嫁给男友的哥哥全集 2018-03-27
  • 北京中医药大学枣庄医院名医专家到微山义诊 2018-03-27
  • 未来十天全国天气:西南地区降水偏多 全国大部气温明显偏高 2018-03-27
  • 冬奥会的“冰山效应”(冰雪观察) 2018-03-27
  • 100平米三居室热门案例 现代简约全包15万! 2018-03-27
  • 艾滋病传播的途径最多是性方式年龄趋小化 2018-03-27
  • 《光明日报》:把握深刻内涵 增强自信自觉 2018-03-27
  • 380平米别墅热门案例 中式半包18万! 2018-03-27
  •   公告:pc站与wap用户数据已同步!
    手机站:m.www.businessie.com.cn
    小说排行榜: 总收藏榜 | 完本排行榜 | 最新入库 | 最新更新 | 今日人气小说 | 本月排行 | 完本小说 | 穿越小说完结版 | 都市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排行榜 | 历史小说推荐
    北京PK10代理 > 都市小说 > 重活一次 > 正文 妖月白狐

    第1764章 幸灾乐祸

    眼看着对方众人的情绪似乎是越发有些激动的样子,龙俊才等人也是不由得变得有些紧张起来,生怕在这个时候,万一引起什么事件来,让白宁远受到伤害,那可就麻烦了。

    所以龙俊才等人不自觉的缩小的包围圈,挡在白宁远的车前,一脸警惕的看着面前那些大声叫嚣的众人,随时准备就突发情况作出准备。

    “头儿,我们,要不要报警?”龙俊才身后的一个保镖低声对着龙俊才问道。

    “报!”龙俊才看了一眼车中一脸平静的白宁远,然后斩钉截铁的对着自己身后的那个保镖回道。

    在得到了龙俊才的授意之后,那个保镖立即拿出了电话,拨打了110。

    “马哥,你看,他们报警了?!倍潜?,有人也是看到了那个保镖的动作,赶紧对着自己身边的那个野马车主开口提醒道。

    “报警?”野马车主根本就没有掩饰自己声音的意思,反而扯着嗓门,一脸冷笑的说道:“让他报,看看警察能不能过来!”

    一面说着,一面拿出电话,找到其中的一个号码拨打出去,等到接通后,叽里呱啦的说了几句,等到他挂掉电话的时候,脸上已经换上了一副笃定的模样,看了一眼还在车里的白宁远,然后故意用谁都能听到的声音大声的说道:“我还是那句话,今天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吧?!?

    大概是身后的这十几个人给了他底气,所以他在说话的时候,语气里没有留下一点可以商量的余地,仿佛是已经吃定了白宁远一般。

    确实,在这种情况之下,无论是谁来看,都会觉得白宁远他们似乎很难再有什么翻盘的余地了,毕竟好汉不吃眼前亏不是么。

    而从他刚刚说话时脸上那无比笃定的模样来看,似乎警察这边也不需要再去指望了。

    “老板,怎么办?动手吗?”龙俊才在面对着这样的局面也是大感头疼,便对着白宁远请示道。

    实际上,别看对面人手不少,但是以龙俊才他们的身手来说,想要干脆利落的解决他们,根本就不是什么大问题,简直就是轻而易举,但是真要这么做了的话,如此规模的打斗,足以够的上聚众斗殴了。

    而就算是白宁远的身份不一般,或许这件事的本身并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影响,但是一旦传播出去,那么他的形象自然会受到各种攻击,哪怕他原本是这起事故的受害者,因为广大的民众们是不会去注意这些的,在他们的眼里,名人的一举一动,都会被他们以各种鸡蛋里挑骨头的眼光来审视着,白宁远这样身份的人,最容易被“仇富”情绪的人贴上各种“为富不仁”的标签。

    到了那个时候,真就是黄泥糊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至于封锁消息之类的,在这个互联网如此发达的年代,想要完全封锁消息,除了国家机器之外,几乎就没有可能,哪怕像白宁远这样掌控着相当舆论势力的人也不例外,终究还是会有风声传出去,也终究会有挑战他的媒体来大肆鼓吹这件事。

    为了这样一个小人物而动手,不管到最后输了还是赢了,只要一动手,白宁远就已经是输的那个人。

    但是不放到他们的话,听他们刚刚所说的意思,想要脱身根本就没有可能,看看前前后后那里三层外三层的样子吧。

    所以就连龙俊才一时间也是觉得有些棘手了起来。

    白宁远这边正打完了电话,朝着他做了一个安心的手势后,也没有下车,而是直接将车窗给降下来,一只胳膊搭在车门之上,看着对面的野马车主,脸上看不出到底是喜还是怒,只是淡淡的对着他问了一句:“你确定不让开路?”

    听到白宁远的话,那个野马车主只是露出一个冷冷的笑容来,然后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这才看着白宁远,昂起下巴来说道:“没错,你们今天就给我待在这里,哪儿也别想去,小爷我就跟你们耗在这里了!”

    “那好吧,你自己别后悔就行!”听到这里,白宁远脸上露出一个玩味的神色,也没有继续再跟他聊下去的意思,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便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另外一边,上曲镇镇政府的大门口,好些人站在那里,正伸长了脖子,一脸眼巴巴的看着门前公路的远方,脸上全都是期待的神色。

    眼下已经是临近7月,虽然还没有到盛夏,但是这临近中午的时间,太阳依旧是在放肆的散发着自己的热量,仿佛要将整个大地给烤焦一般。

    这些人正是镇里的主要领导干部以及今天一大早就赶到这里来的上谷市书记。

    从刚刚开始到现在,为了表示那份对于欢迎白宁远到来的诚意,他们已经在门口站了有40多分钟的时间了,但是眼看着距离约定好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差不多20分钟的样子,但是路上依旧连个鬼影子都看不到,他们的脸上出了焦急之外,还不由得带上了几分火气和不耐烦。

    居然这么耍大牌,就算他是白宁远,这架子未免也太大了吧。

    其实也怨不得他们,任凭谁在这样的太阳地里面晒上40个分钟,都会觉得相当的难受,这一点从他们一个个那几乎湿了大半的后背就能看的出来,所以他们心中有怨言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古景程的心中不由得急了起来,不断的在想着白宁远这是在搞什么鬼,明明约定好的时间,但是都已经这么晚了还是不见了人影,原本好好的一件事,可现在倒好,自己非但赚不到什么政绩,甚至有可能会恶了领导。

    这一点从市刘书记那逐渐拉长的脸就能看的出来。

    不过古景程对于白宁远也是相当的熟悉,知道他是个时间观念很强的人,一般来说绝对不会有这种的事情发生,现在过了这么久还不见人影,估计可能是遇到什么意外了。

    他虽然心中焦急,但是这几年在官场当中的历练,还是让他锻炼出了一副强悍的心脏,脸上愣是没有表现出半分慌张的样子,而是一脸镇定的站在刘书记的身边,不时的还跟他笑着聊些什么,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

    只不过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还能够撑多久,他不是傻子,能够看的出来再跟他聊天的时候,刘书记眼睛里那越来越浓郁的不耐烦的神色。

    但是偏偏他又没法去多说什么,只能拼命打起了精神,一个劲儿的拖着刘书记尬聊。

    好在刘书记还是知道他的背景的,虽然并不是他们家派系里的人,但是对他也算是多有照顾,到现在还没有拂袖而去,就已经很是给他面子了。

    而站在刘书记另一侧身边的那个老头,便是名义上在工作中跟他搭班子的上曲镇镇高官马大元,不过此时从他眼角里不时流露出的那几分得意,能够看的出来,他此时的心情跟古景程等人的截然不同。

    一直以来,因为古景程的锐意进取,让向来在镇上搞一言堂的马大元觉得十分的不爽,在他的眼里,这上曲镇可是他经营了十几年的地盘,岂能任由一个毛头小子在这里搞风搞雨的,所以在平日里的工作里,对于古景程,他也是各种的刁难,以他这么多年来的经营和威望,不断的给古景程设置各种麻烦,想要将他彻底的架空,达到继续掌控上曲镇的目的。

    事实上,他的动作几乎要成功了。

    古景程虽然是家庭背景很大,但是这个世界上,终究还是有那么一些人并不在乎这些,特别是在最基层的官场之上,所以他这样空降下来的干部,很容易的就遭到了那些抱成团的基层官员们的抵触,让他根本就难以展开工作,逼得古景程在万般无奈之下,只能另辟蹊径,通过寻求招商引资的办法来打开局面。

    虽然在上曲镇任镇长只是他的一次镀金的经历,但是同样的,他在这个岗位上的表现,也会对他未来的发展起到相当大的影响,若是连一个镇的工作都无法展开,他又有什么理由被授予更重要的工作呢。

    马大元也是没有想到古景程还有这一手,居然连大名鼎鼎的emp都能拉过来,这样的成绩除了让他眼红之外,更让他有一种深深的忌惮和恼怒,觉得自己的威严被冒犯了,可是这件事实在是太过于重大,连市里的刘书记都给惊动了,特地的过来一道迎接那人,一想到这些,就让马大元觉得格外的不舒服。

    而现在,都已经这么晚了,人还没来,看起来,古景程的这次表演,似乎并不那么完美啊。

    虽然在太阳底下晒了40多分钟确实是挺受罪的,但是看着刘书记那越拉越长的脸以及古景程那不断陪着小心的样子,马大元就觉得,之前所受的那些罪,似乎就不算什么了,看着古景程倒霉,那种感觉,痛快!

    他不由得微微眯起了眼睛,就差哼起小曲儿来了。

    毛都没长全的小子,想跟我斗,还嫩着呢!